胸中日月常新美——访2011年度“宝钢教育奖优秀学生特等奖”获得者力材院博士生孙洪广
发布时间:2013-09-22 浏览次数:

去年1125日,2011年度宝钢教育奖在上海颁奖,我校共有12名师生获奖,其中力材院08级博士生孙洪广获优秀学生特等奖。

 

在工程力学系会议室见到孙洪广时,是他刚刚从美国沙漠研究所交流学习归来的第三天。本来这次的采访是要“跨越”千山万水、白天黑夜,庆幸的是,我联系上孙洪广时,访学已近尾声,他一看到留言,很快与我商定了见面的时间、地点,终于,周日的采访如约开始。

 

穿一身黑色的衣服,戴一副有些“历史”的眼镜,让你很容易以为孙洪广是个很严肃的人,但你很快就发现,他爱笑、能说、阳光、精神,这个山东小伙谈笑风生间哪有半点学究气?这让我记起孙洪广博客里的一张照片“俺也是学士毕业的”——他戴着学士帽站在“情系河海”背景墙前,和今天一样的笑容满面、阳光灿烂。其实那时候,孙洪广不仅是学士毕业,而且已经被免试推荐攻读河海的硕士研究生。

 

 

别看孙洪广今天在自己的研究领域里已渐入佳境,当初选择本科专业时却是“无心插柳”,只冲着“信息”、“计算科学”这些时髦的词就进了理学院的“信息与计算科学”专业,也没有很早就定下深造的目标,只是“渐渐发现挺适合这个路子,也喜欢做学术研究”,有了这份“喜欢”,保研、读博,似乎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

 

 

孙洪广现在研究的环境流体力学方向是一个国际学术热点,吻合我们国家目前的重大工程需求。和孙洪广聊到他的研究方向时,他格外兴奋起来:“比如我们知道正常的扩散现象对应于布朗运动,那么反常扩散的性质又如何呢?怎样用一种简单的数学工具来描述反常扩散现象,这些都值得我们深入研究。”

 

“厚积而薄发,博观而约取”,从本科生到研究生到博士生,孙洪广给自己的求学过程打了两个比方——“盖房子”和“种红薯”。

 

“以前读本科时,会感觉学的东西比较枯燥,特别是我们这些理科专业,甚至怀疑学的那些东西有没有用处,但是当研究深入的时候,你有了一个思路就得回头找相应的理论知识,本科的这些基础就成了你盖房子必须要夯实的地基,有了基础,上面才可以做一些设计,才能把房子盖大盖漂亮,而研究生则更加侧重一些创造性的东西,独立性的思维和善于发现问题的能力很重要。你要有好的idea,要大胆创新,甚至要异想天开,”的确,做研究,一个研究方向几个月甚至几年出不了成果都是可能的,没有“大胆”,没有“激情、冲动”,很难坚持下去。而每当遇到一些纠结的问题时,孙洪广喜欢暂时放下烦恼,出去打打球、跑跑步,他说让自己出出汗,脑子能马上恢复清醒,才能有新的灵感。

 

有人说学习是一个“越学越窄”的过程,贵精不贵多。对此,孙洪广有自己的见解:“我们研究的点是越来越专、越来越深了,但我们接触的面却是越来越宽了。这就像你有一块地,你不可能想着我既要种水稻、又要种玉米、还要种红薯,但是就算你决定了要种红薯,别人种水稻、种玉米的技术经验你也要懂一些,甚至可以从那里获得不少肥料。”所以,孙洪广认为了解不同的学科背景很有必要。

 

孙洪广这样说绝对是有感而发,他在河海读研期间出国出境四次,有两年多的时间在海外访学,在这么多次的国际合作中,孙洪广最大的体会是“做学问一定要有个开放的心态,不能限制在自己的小圈子里,一定要经常和别人交换想法。”他非常强调“交流、合作”的重要性,“和不同学科、不同领域的人打交道,给了我很多启发。我们力学可以看做是数学和工程之间的一个桥梁,了解别人在干什么,他们需要什么,对我来说很重要。”也许正是有了这样的理念,孙洪广将自己的研究成果在水文、海岸、生物等方面的项目上做了很好的应用。

 

出国的经历让孙洪广的眼界开阔之余,也让他更真切地感受到祖国突飞猛进的发展:“说实话,现在出国已经很少会感觉特别新奇,因为如果说以前国外的学术条件比较优越的话,那这些年,我们国家在这方面和发达国家的差距真的是越来越小,他们有的我们也都有了。像我们河海大学的数据库和我在一些国外研究所里看到的几乎没有多少差别。”

 

02年入学至今,孙洪广在河海已度过九年多的求学时光,河海给孙洪广的已不仅仅是知识的积累,从一草一木到人文事物,从熟知到“有感情”,“我早已把河海当作我的家了。每次出去交流,我都可以自豪地向别人介绍,我来自河海大学:中国一流的以水利为特色的综合性大学。”这话是自豪也是感激,“走到今天,要感谢的人实在太多。还记得自己曾经在学术研究上也很迷茫,不知道该干些什么,是我的导师陈文教授耐心地给我指导,帮我分析,找到了适合我的研究方向。”08年孙洪广获得国家留学基金资助,这让他在美国犹他州立大学参与了一年的联合培养博士生项目,每忆及此,孙洪广对当时的一些小细节仍是感动不已:“那时就像个小孩子似的,什么也不懂,研究生院的领导、老师非常重视我们,手把手地教我们该怎么填表格,要准备什么材料,走哪些程序。”这样的感动有很多,孙洪广说自己能“看得远”,得益于国家、学校能让他“走出去”。

 

作为陈文教授的第一个博士生,孙洪广在学术研究上得到陈教授很多的帮助,师徒俩还在09年合作出版了一本专著,对于这个徒弟,陈教授的评价简单却是贴切:“学习比较用功,有较强的学术研究兴趣。”更难得的是,作为师兄,孙洪广为众多师弟师妹树立了个好榜样,不仅常和他们讨论交流科学问题,还经常帮助课题组的其他成员,孙洪广的师弟、工程力学系08级博士生傅卓佳说:“师兄最值得我们学习的是他吃苦耐劳、认真严谨的科研精神。”

 

孙洪广这次刚回国就汇报了交流学习的情况,没顾得上多休息就来接受采访,但他却是那样的精神振奋。告别时,孙洪广抱歉地对我说:“真是辛苦你了,周末还让你跑过来”。

 

“管却自家身与心,胸中日月常新美”,采访结束后,我总感觉孙洪广取得今天的成绩不仅仅因为他扎实的学术功底,更有一种温暖人心、常新常美的人格魅力。祝愿他的路越走越宽!